第四百六十章 只剩三个

轰!一座被云雾旋绕的石台上,暴烈的源气磕碰在一起,不过霎那间,其间一道就是被霸道的撕裂,后方的一道身影直接被源气扫中。那道身影当场就倒飞了出去,在那石台上划出了长长的痕迹,口吐鲜血,反常难堪。“嘿嘿,韩岩,你就这点本事吗?”一名陆宏一脉的参选弟子面露冷笑,一拳轰出,源气滚滚吼怒,携带着撕裂空气的尖利之声,狠狠的对着那道身影吼叫而去。韩岩难堪的翻身而起,双臂匆促穿插在身前,源气喷涌而出,护住身躯。砰!源气劲风抵触在其双臂上,他身躯猛的一震,再度被震得滑落而退,双臂都是有些歪曲,明显是承受了极大的损伤。噗嗤。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韩岩的脸庞上满是鲜血,但他却仅仅抹去嘴角的血迹,一声不吭,目光凶恶的盯着前方的两道身影。那是陆宏一脉的两位参选者。而他以一敌二之下,明显是很快就落入了劣势。那两位陆宏一脉的弟子,目光戏谑的盯着韩岩,有着猫戏老鼠般的意味,凭仗韩岩的实力,想要以一人之力抗衡他们二人,明显是不可能的工作。而在韩岩搽拭着脸庞上的血迹时,又是一道难堪的身影自后方落来,踉跄的落在他的身旁。那娇小的身影,天然就是韩玉。不过此刻的她,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而在那后方,别的两位陆宏一脉的弟子笑眯眯的包围而来,直接是将两人尽数的困住。“你没事吧?”韩岩望着韩玉,苦笑着问道。韩玉咬着银牙摇了摇头。“看来光靠咱们两人,仍是无法拦住对方四人啊。”韩岩叹气道,他们二人,也算是极力了,但明显作用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好。“再坚持一下吧,那周元缠住了吴海,传闻他之前还将其打败过,假如他这次能够再制胜的话,应该就能够来援助咱们,到时分三对四,就轻松许多了。”韩岩说道。韩玉闻言,却是摇了摇头,撇嘴道:“你还盼望他?前次周元能打败吴海,仅仅由于后者粗心罢了,现在这种场合,必定不会再给周元那种时机,所以你就别想着咱们还能有人援助了。”韩岩一滞,面庞有些苦涩,终究他深吸一口气,道:“我来为你翻开缺口,你全力逃出去,接下来不要硬战,能拖一会是一会吧。”韩玉咬着红唇,眸子中满是不甘之色,她知道韩岩这样做恐怕当即就会被集火,到时分不只大吃苦头,并且无疑会直接出局。“你速度比我快,合适延迟,就这样决议吧。”韩岩摆了摆手,口气坚决的道。韩玉咬着银牙,困难的点点头。轰!雄壮的源气,将近千丈,直接是自那韩岩头顶冲天而起,最终分解开来,化为四道源气激流,激流化为四道源气光印,对着那四道身影吼叫而去。这般攻势,已是韩岩背水一战,倾尽全力,气势显得尤为桀。所以,即就是那四位弟子,都是轻轻一怔,源气升腾而起,宣布长啸,正面迎了上去。霹雷!源气轰撞时,韩岩一声厉喝:“走!”韩玉不敢糟蹋韩岩拼尽全力形成的时机,源气涌动,身形直接是化为一道光影疾掠而出。嗡嗡!四道源气激流,仅仅坚持了不过十数息的时刻,就是瞬间将那韩岩的源气激流震碎,紧接着源气反扑而至,轰在了韩岩身躯上。石台崩裂,韩岩的身躯都是被掩埋了下去,鲜血狂喷,明显是被完全重创,离出局已是不远。韩玉眼角余光见到这一幕,眼眶也是通红,但却不敢逗留,源气在体内奔涌,速度发挥到极致,暴射而出。不过,就在她的身影刚要冲入云雾之中时,遽然在其前方,源气涌动,一道人影就是犹如鬼怪般的横挡在了面前。一起一道严寒的讥讽笑声,传入她的耳中:“你的速度确实不错,但惋惜,仍是没我快!”那道人影,赫然就是那四位陆宏一脉弟子之一。他冷笑的盯着韩玉,身影犹如鬼怪般的欺近了后者,手掌如鹰爪般的探出,其上剑意森森,瞬间抓住了韩玉的嗓子。韩玉的娇躯生硬下来,咬着银牙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人,仅仅那眸子中,却是有着无力与寂然显现出来。“还不认输吗?尽管辣手摧花的工作我做不出来,但若是再动起来来,恐怕你就要有些难堪了。”那名弟子笑道。在那下方,别的三位弟子见到这一幕,都是戏谑的笑作声来。他们盯着石台中重创得毫无再战之力的韩岩,道:“凭你二人,也想将咱们四人拖住?不免也太小看咱们了吧?”韩岩浑身鲜血,无力的躺倒在地上,他望着被擒住的韩玉,也是苦笑一声,他们真的是极力了,期望这个时分,吕嫣师姐他们现已打败了袁洪吧…在那首席峰外,当许多弟子见到韩岩,韩玉二人被擒时,也是有着哗然声响起。吕松一脉的弟子,都是面色丑陋,吕松长老自己,也是眉头皱着,虽然这一幕也早有意料,但那陆宏一脉的弟子,倒也是有些过分了。而反观那陆宏一脉,则是喝彩作声,之前由于吴海的落败而烦闷为难的气氛一扫而尽,他们知道,只需这四位师兄腾出手来,周元底子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之前他们一脉所丢的面子,待会那周元必定要尽数的还回来。陆宏冷厉的面色,也是在此刻缓和了一下,目光看向别的两脉,暗自冷笑一声。…“韩玉师妹,认输吧。”陆宏一脉的那位弟子,笑眯眯的盯着目光不甘的韩玉,然后玩味的道:“韩玉师妹能够记住我的姓名,鄙人陈宫,今后师妹若是还不信服的话,欢迎来找我指导。”“不过现在么,却是没时刻了…”他别的一只手掌上,源气张狂的会聚而来,最终猛的一拳轰出,明显就要计划直接先重创韩玉,将其战斗力废掉。韩玉望着那轰来的凌厉攻势,也是有些失望的闭上眼瞳。轰!不过,就在那陈宫一掌即将拍下的瞬间,他眉头忽的微皱,模糊的似乎是听见了一道纤细的破风声。那点破风声一息前还极为的弱小,但是一息之后,猛的如炸雷般在其上方响彻。那里的云雾,陡然间被撕裂。一道虚化般的身影吼叫而下,雄壮的源气迸发,在其身躯上,有着玉光流通,直接是携带着一股恐惧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那陈宫还没完全回过神来时,就是重重的撞击在了其身躯之上。唰!所以,所有人都只能见到陈宫的身影宛如炮弹般的突如其来,最终重重的跺在了石台之上,烟尘升腾,整个石台都是逐渐的龟裂。这一幕,登时引起漫天惊哗声。在那石台上,别的三位陆宏一脉的弟子面色也是大变,源气煽动间,将那充满的烟尘扫飞而去,再然后,他们就是见到在那坍塌的石台中,陈宫的身体直接是被踏入了乱石中,难堪到了极致。而在陈宫的身体上,有着一道人影踩着。一道道目光看去,猛的一惊。“周元?!”那三位陆宏一脉的弟子惊呼作声。半空中,那韩玉也是有些没回过神来,她从前仅仅感觉到眼前一花,那陈宫就飞了下去…她慢慢的垂头,然后就是红唇微张的望着下方踩在陈宫身体上的那道年青身影,有些难以想象的喃喃道:“…周元?”她没想到,在这最终关头,竟然是周元现身救了她一把。“周元,把人给铺开!”那三名弟子怒喝道,雄壮的源气升腾而起,确定了周元。但是周元却是没有理睬,仅仅垂头,他望着被踩在脚下的陈宫,此刻的后者满脸鲜血,不过却是极为凶恶的盯着他,吼怒道:“你敢狙击我!你死定了!”周元笑了笑,然后目光冷漠的抬起脚。“你也记住我的姓名…今后有时刻的话,能够来找我点拨一下。”再然后,脚掌上源气升腾,一脚就是狠狠的对着陈宫的脸庞跺了下去。砰!地板碎裂,那陈宫直接是被周元一脚踩得昏死过去。不远处那三位陆宏一脉的弟子,面色乌青。周元却是拍了拍手,抬起头来,冲着他们一笑,道:“这下子…就只剩三个了。”今天一更。

第3123章 铜棺之内

张禹在马道那里,听着上面杂乱无章的声响,他彻底可以听出来,上面这是打起来了。相较而言,下面如同还安全点,他让艾露高在下面站着,不要乱动,单独箭步走了上去。向前走了几步,张禹就能看清上面的状况了。九个石头人分头追砍雷正霄等四人,令四人是疲于奔命。石头人却是一点点不去损伤祖奶奶和小美,看起来非常的风趣。张禹关于这个当地,现在已经有了必定的了解,那便是村子里的人,简直不会遭到阵法的半点进犯。眼下呈现的九个石头人,张禹知道是自己推开棺材盖时才呈现了,所以不难确认,九个石头人应该是用来维护阵眼的。不过很快,张禹就思量起一个问题来。那便是此时此刻,自己应该怎样做?尽管坐观成败,眼看着石头人去进犯雷正霄四人是一件特别爽的工作,可一旦四人被杀,这些石头人必定也会向他建议进犯,自己到时必定也很难应对。他看得出来,像雷正霄这样的高手,也顶多是牵强阻挠石头人的进犯,底子无法干掉石头人。雷正霄的实力,显着在他张禹之上,雷正霄都不可,张禹自认为自己也是白搭的。略一思量,张禹的心中有了计较。石头人已然是由于自己推开棺材盖弄出来的,那就阐明,下面的铜棺材真的是阵眼。自己现在仅仅推开了二十来公分,还没看过棺材里到底有什么。是以,他决议下去看看,这棺材里边,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拿定主意,张禹直接回身下了马道,从头来到棺材周围。他当即探头朝棺材里边看去,接着日光,张禹可以看到推开那个方位,棺材内的情形。在这个方位里,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这也是视角的问题,让人的确看不到更大的规模。张禹爽性,再次按住棺材盖,用力去推。不过这一次,张禹没有站在前头推,并且跑到旁边面推。究竟,在旁边面推的话,推进的规模更大,可以更快的看清棺材内的全部。“嘎吱……嘎吱……”沉重的棺材盖,跟着张禹的力气,一点点的被推开。棺材旁边面的方位,渐渐的被张禹推开了能有一个拳头的缝隙。也就在张禹忙活着推棺材盖的时分,上面的状况,又为之一变。之前在上面,石头人尽管一向向雷正霄等人建议进犯,可石头人的速度并不是那么得快,并且也不灵敏。可是现在,石头人的举动,发生了显着的改变。手头、脚上的速度都变快了一些,举动灵敏了许多。这样一来,四个人就有些吃不消了。本来还能说是有惊无险,现在则是狼狈不堪,险象环生。也便是雷正霄修为深邃,时不时的运用化影剑、戒尺和赤色符文掌印可以压制住石头人的进犯,偶然还能照料到骆先生,要不然的话,估量都有或许很快就被灭团。饶是如此,骆先生都有点吃不消。这家伙一边跟着雷正霄窜逃,一边思量着对策。他很快发现,小美和祖奶奶没有遭到进犯,就连在马道下面的张禹,好像也没有遭到进犯。所以,骆先生说道:“四爷,上面的交给我了,您去马道下面看看,瞧那姓张的小子再做什么。就算什么也没做,也不能让他悠闲了。”“好!”雷正霄一听骆先生提及张禹,立刻来了精力。他毫不迟疑,直接朝中心的那个坟冢跑去。追杀他和骆先生的石头人一共是五个,见他改变方向,立时有两个石头人追了上去。但雷正霄的身法的确快,假如不是为了照料骆先生,这些石头人还真就追不上他。雷正霄很快来到马道上面,垂头就能看到,张禹正在推棺材盖。雷正霄几步就冲了下去,张禹天然可以听到他的脚步声,扭头见他下来,急速说道:“雷兄,你怎样来了!”“过来帮你!”雷正霄狠狠地来了一句,人就下到张禹的身边。艾露高也站在下面,看到雷正霄到来,心中不免有些严重。雷正霄站到张禹的身边,跟着叫道:“这棺材里有什么?”“还没看到。”张禹故作无法地说道。“你也太废物了!”雷正霄没好气地来了一句,旋即伸手去推棺材盖。张禹关于上面形势的改变,并不知情。眼下雷正霄也跑来推棺材盖,两个人一同着手,速度天然快上许多。很快,棺材盖就被二人推开,“哐”地一声,铜制的棺材盖落到对面。二人刚要垂头去看,可在这节骨眼上,两个石头人就呈现在马道上面。石头人天然是只管杀人,它俩直接就朝马道下面跳了下来。一看到石头人下来,艾露高吓得大叫一声,“啊……”张禹顾不得去看棺材里到底有什么,他身形一动,绕到艾露高的面前,抬手捉住艾露高的裤腰带,使了个巧劲,随手就把艾露高从坑里丢了出去。艾露高才一出去,石头人就落到张禹的面前。这石头人举剑就朝张禹的头顶砸来,二人的间隔真实太近,张禹多么灵敏,不等石剑落下来,他的身子便是一矮,在石头人的身边钻了曩昔,跟着就顺着马道朝上面飞驰,几步就跑到了上面。别的一个石头人,则是落到雷正霄的身边。石头人也是一剑,砍向雷正霄的脑袋。雷正霄更是艺高人胆大,袖口中的戒尺当即就迎了上去。“当!”戒尺重重地撞到石头剑上,这一次,意外发生了。石头人手里的长剑,顿时被戒尺蹦飞出去,抛到坑外。而雷正霄的戒尺,这次也没弹回来,由于力道太大,跟着长剑一同飞了出去。石头人的剑一丢,显着愚钝了一下,跟着居然不再对雷正霄建议进犯,而是回身朝上面走去。刚刚进犯张禹的石头人,却也没去追击张禹,一剑又朝雷正霄劈去。雷正霄侧身避过这一剑,可石头人手中的长剑,又是横着一扫,雷正霄忙一猫腰,又躲过这一剑。这儿空间狭隘,石头人又是打不死的,在这儿羁绊,雷正霄清楚的很,必定没啥优点。他赶忙打出化影剑,“当”地一声,令石头人的身子一阵哆嗦,他随即接过化影剑,都没来得及去看棺材里的状况,就顺着马道冲了上去。

第555章 假如这也叫浪漫的话,应该归于很怪异的浪漫

假如她是在话剧剧组排练还好,至少有工作做分她的心,而且时不时会有人跟她说话谈天,扯一些七的八的圈内圈外的工作的瞎聊,这样的话她或许就还没许多的心思跟空闲去想这件工作。可好死不死的今日放假,她也没心思出去逛街或许集会,窝在自己的公寓里捧着本看,可真实没精力专注于此,看着看着她就走神去想那男人,又时不时的不由得检查手机。惋惜,来电跟短信都没墨时谦的事儿。越想越气愤,气愤到要爆破。就在池欢要迸裂的想打电话责问时,一个电话震了进来。她拾起来一看,微愣。既不是墨时谦,也不是杂七杂八的人。来电显示:流行。她忽然间就生出了一种异常的感觉。手指点了接听,但没作声。那端响起流行极有磁性又懒散得掉以轻心的嗓音,“下来。”“什么?”流行依然是那股调子,“我在你公寓楼下。”?池欢,“……”他怎样知道她现在就在家,依照流程不是应该先问她人在哪里么?她怀疑的问,“你找我……有事?”替墨时谦来找她的?可那男人到现在连个电话也没打给她。流行较为不耐的道,“五分钟,五分钟我再看不到人就走了。”池欢,“……”?诚心呢,诚心在哪里?想是这么想,但她身体仍是诚笃的站了起来,取了挂在衣架上的风衣就出门了,搭乘电梯下去再走出公寓楼,大约便是五分钟左右。小区外果然有一辆银色的帕加尼,很骚包的停着。她走过去。后座的车门主动的开了,从被摇下玻璃的车窗她看到驾驭座上的流行做了个手势,意思便是让她上车,坐在后边。池欢抿了抿唇,仍是折腰上去了。流行一边发起着引擎,一边回头从后视镜里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唇上扯出轻浮的笑,“你就穿成这样?”池欢,“……”她垂头看了眼自己身上,她大半天都在家里,当然不会精心装扮什么的,怎样舒畅怎样穿,“你自己说给我五分钟……”顿了顷刻,池欢又仍是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不会是什么晚会之类的正式场合吧?”帕加尼现已调转了车头,开上了主道,流行回收视野,无精打采的道,“随意吧,穿了就行。”池欢,“……”车开了会儿,她仍是不由得问了一句,“是墨时推让你来的么?”流行嘲笑一声,淡淡的道,“嗯,他让我带你去访问一户人家。”这个问题其实是明摆着的,除了墨时谦,谁还能指使他当司机。只不过……访问……一户人家?池欢满脑子都是问号,但究竟仍是没有再诘问,抬手用手指梳理了下长发,又从包里翻出粉饼和口红等限有简略的化了个淡妆。帕加尼开了大约三十五分钟,进入兰城一个新鼓起的别墅区,这别墅区她耳闻过,如同现已是现在兰城最贵的几个别墅区之一了。车在黑色的雕花大门前停下。池欢推开车门预备下车,一只脚刚要落下去才发现流行没有要下车的意思。她一愣,扭头问道,“你不去?”流行头也没回,淡淡懒懒的道,“我只担任送你过来。”池欢舔了舔唇,又侧首看了眼站立在眼前的别墅,模糊猜到了什么,她轻咬了下唇,仍是下了车,手搭在车门上,“那谢谢你专门送我过来了。”男人挥挥手,打了转向盘,帕加尼转了弯,驱车脱离。池欢看着它离去,才将视野从头转回眼前的别墅。这别墅区是新的,这栋别墅天然也是新的,她渐渐的走到雄伟的铁门前,想去按门铃,但才走近就发现,门如同是开着的。伸手一推,吱吖一声,便推开了。她脑袋探了进去,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人,什么都没有,静悄悄的。她觉得墨时谦应该在等她。但这安静得怪异的别墅仍是让她一颗心提了起来,由于没有任何的仆人跟警卫来给她引路或许提示。这别墅里,如同根本就没人。好在现在时刻尽管挨近黄昏,秋日的阳光也不浓郁,但落日落下时,光线柔软,尽管将这别墅衬得有些孤寂,但并不森冷。她捏着包,仍是将门再用力的推开了,然后一步步的走了进去。这是……墨时谦新买的别墅?她一边往里面走,一边暗自思忖着这个问题。走着走着,她的脚步就慢了下来。这别墅的规划跟她以往见过的,算是很特别,由于它占地面积应该是很大的,但被水环绕着,而且不是像游泳池那样的死水,而是活动的,没有水声,安安静静的流着,底是蓝色,水看上去便也如海水般的蓝。让她惊讶得停步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活动的水面上……飘着玫瑰花瓣。不是以一片两片,乃至不是一大片或许两大片,而是朝她的方向流过来的水面,都飘着……全部都是赤色的玫瑰花。她咬着唇,不由得想笑,她抬手扶额,仍是笑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是由于那男人没事糟蹋这么多花来演还珠格格让她觉得好笑,仍是那根木头居然还能玩出这种“浪漫”让她想笑。假如这也叫浪漫的话,应该也只能归归入怪异的浪漫。池欢站了一瞬间,没多犹疑的,直接顺着花瓣流下来的方向渐渐走去,也没有寻觅的心思,一边走一边观赏这个还很新但现已完全可以入住的别墅。或许是这落日正好,光线笼罩下来,觉得全体都特别的美丽,很唯美。估量是这些水占了当地,所以别墅的实践占地很大,她又走的慢,差不多走了十分钟,才远远看到她牵挂的,良久没见到的男人的身影。她停步,抿起唇看着他。他坐在一张椅子里,是侧着坐的,上半身穿的白色的衬衫,下身是万年不变的黑色西裤,落日的光线落在他的身上,烘托出柔软的气氛,像是给他镶嵌了一层淡淡的金边。正低着头,专注的把玩着手里的什么东西。本来自&#/

第1293章 生意_0

无当集团和无当道观的联络,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于爽和王文凯一传闻金都地产的萧洁洁对玉米手机感兴趣,哪还有心思去想其他。王文凯立刻看向萧洁洁,开门见山地说道:“萧小姐,不知道你计划出多少钱买?”见儿子这般,于爽瞪了他一眼,像你在说,你怎样这么急呀?像你这样,能卖出好价钱么。萧洁洁不紧不慢,浅笑着说道:“我这次登门,主要是来寻求意向,至于说价钱,自然是要进行评价之后,再进行商洽的。”“原来是这样……倒也没错……”于爽点了允许,“那你们计划什么时候评价,咱们能够商议个时刻,只需价钱公正,全部好说。”不管是于爽也好,仍是周昌、李在平也罢,在借不到资金周转的情况下,能将公司卖出去,也是不错的挑选。毕竟是人家的汗水,所以条件是借不到钱,真没方法了。“已然你们没有问题,那明日上午,我会让人联络你们,进行评价的。”萧洁洁浅笑地说道。工作就这么敲定,几个人又在一同闲聊了一会。张禹对那个假充自己弟子的人,很是放在心上,打着自己的旗帜出去招摇撞骗,简直是影响无当道观的形象。这次算是那个“师弟”蒙对了,但是下一次呢,总不能一贯这么好的命运吧。久而久之,上当的人多了,他人不会记住骗子是谁,只会把帐记在无当道观的头上。所以,张禹找了个关键问道:“阿姨,你说你找了一位高扬高先生帮着摆风水,看来是挺灵验的,不知道他在哪里坐馆。”“便是在北街菜商场路口呢,可有名望了,一天找他算命、看风水的人都排队。去商场探问高先生,没人不知道。”于爽说道。“好,谢谢阿姨,等我有空也去找他帮着看看。”张禹笑着说道。话是这么说,张禹当然不可能亲身去找这个骗子。张禹现在什么身份,现在招摇撞骗的人那么多,要是出来一个,张禹就得亲身跑一趟,估量一年下来不必干其他了。脱离于爽家,张禹等人各奔前程,只能明日带人对玉米手机进行评价之后,再商议价钱。张禹顺便给彪哥打了个电话,让彪哥派几个人去商场一趟,找那个叫高扬的家伙,给对方一点小小的经验,让人今后别打着无当道观的名号出去招摇撞骗。要想摆摊算命,张禹管不着,但别用咱们家的字号。间隔北街商场不远的民宅内。云清做了两个菜,在饭桌周围等候。正午时分,高扬开门进来。“红烧鱼呀,在走廊就闻到了……仍是媳妇好,知道我爱吃这口……”这小子笑嘻嘻的,关上门就跑到饭桌旁坐下,伸手抄起筷子,计划吃饭。“嗯?”云清很是自然地横了他一眼,向他伸手手去。“哈哈哈……”高扬赶忙从兜里掏出来二百多块钱,全都是零票子,放到云清的手上,“这是今日上午的收入……”“吃饭吧……”云清满足地址允许,随即“咦”了一声。“怎样了?”高扬不解地看着媳妇。“你怎样忽然印堂有点发黑,看来要挨打呀。”云清说道。“这怎样可能……”高扬一脸的不信。“怎样不可能!说你说真的,别以为我是恶作剧!”云清严厉地缩短的。“真的啊……那怎样办?”高扬忧虑起来。“你这两天别出门了,我帮着你化解一下……”云清说道。“那好,我这两天不出门了。横竖昨日那一票赚的也不少,这两天咱俩在家造小人。”高扬嬉皮笑脸。“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云清瞪起了眼珠子。还真甭说,云清看的还真准,当天下午,大彪哥就派了十多号人去北街菜商场找高扬。却是探问到高扬素日里摆摊的方位,仅仅没人知道高扬家在哪。打手们只能在摆摊的当地等着,一等便是一下午,也没看到人来。据卖菜的人反响,高扬的生意很不错,动不动就会被人请去看风水,所以不必定每天都会坐摊。什么时候在,一贯没准。关于张禹来说,这归于小事,也没放在心上。第二天,萧洁洁带了几个评价人员,去跟于爽、周昌、李在平谈收买的事宜。公司的写字间是租的,还有半年的租约,别的还有一些办公设备。在市郊有厂房,盖的还算能够,便是有点远,也不值钱。通过评价,固定资产不值几个钱。手机公司历来靠的是技能,这种山寨手机的技能,即使能用安卓体系,也是筛选多少年的。用不着在他们手里买,到哪都能买到。仅有值钱的,便是玉米手机新开发的产品,虽然在商场上不能算是高端产品,可在国产手机行中,还算是不错的,必定是杂牌机的俊彦。用李在平的话说,这款手机的技能,应该算是最新的中档手机层次。仅有的缺点是,姜昊在研讨完结之前走了,还差最终一步。其实这最终一个环节,姜昊应该也研讨出来了,仅仅被大米科技给挖走了。试想一下,能被大米手机看中的技能和人才,真就不能太差。周昌也不失时机的表态,这款手机光是研制技能就花了两个亿,哪怕是没有完结,但只需稍有出资,一两千万就能完结开发。公司是不行了,可这款技能拿出来,也必定能卖上五个亿。咱们本来不计划卖掉公司,这是三个人的汗水,倘若能借到钱周转,信任有个一年半载就能摆脱困境。这种商洽,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张禹就算是跟鲍家的友谊不错,也不能替萧洁洁做主。萧洁洁不可能对方说多少钱就给多少钱,那不成傻子了,必定得让评价人员进行针对技能进行体系的剖析。看究竟值不值这个价。还真甭说,李在平缓周昌真没胡言乱语,技能的确不错,不亚于大米科技这两天出品的手机。假如最终一环完结了,或者是精雕细镂,彻底有潜力在中段商场上做些文章。考虑到债款问题和玉米手机现在的那点名望,以及厂房的地价,评价陈述上注明,在三亿五千万之内拿下归于正常价值。因为金都地产并非科技公司,曾经没有基础,这个价钱拿下,不免存在必定危险。为求操控本钱,主张最高两亿五千万拿下。****特别道谢:乌龟令郎,中式排骨,马铃薯西红柿,风轻云淡,好哥们,彼岸花,鱼乐无限大大的打赏,还有今日的近30张月票和300张引荐票。新的环节,新的精彩,敬请期待。有的大大会说,不便是卖手机么,有啥特其他呀?咱形而上学的手机,能跟一般的手机相同吗?

第3367章 朱雀殿

“灵位……”虽然间隔供桌比较远,可架不住供桌之上摆放的灵位真实太多,让人一眼就能看到。这满桌的灵位,让张禹都不由得嘀咕起来。这功夫,女司机也从门下面的洞里钻了过来。她来到张禹的身边,少不得也要四下审察,目光随后也被前面供桌上的灵位所招引。“这儿……这儿怎样会是这样的……”女司机满心错愕的说道。“我们曩昔看看……”张禹用不大的声响说道。“嗯。”女司机点了允许。二人慢慢地向前走,很快发现,朱雀殿内,一共有五根金漆石柱。石柱上面,雕刻着恰似凤凰的朱雀。仅仅这五根石柱的罗列有点意思,居然是左面三根,右边两根,看起来非常的不协调。“这儿……为什么是五根石柱……莫非又有什么考究……”女司机猎奇地说道。“朱雀方位代表着离卦,离卦的主方的阳数是5,客方的阳数也是5。所以,朱雀殿内有五根石柱,倒也不稀罕。”张禹说道。“本来是这样……那是不是说,这儿的机关,应该也是在石柱上面……”女司机低声说道。“想必是没错的。不过这儿,现已有了来过……来人可以强行破开外面的门,想来也会破开里边的门……这样也好,省了我们的事儿……”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女司机点了允许,接着说道:“希望能在这儿见到我们的人。”两个人嘴上说着,很快来到迎面的供桌之前。间隔一近,看的天然也清楚了。一点没错,在供桌之上,摆放的都是灵位,黑色的灵牌之上,还用红漆勾勒出姓名来,仅仅这姓名,看起来有点乖僻。“孛术鲁隆巴,准土谷阿冕,梭罕朗台宁……”女司机念出来几个姓名,说句真实话,辨认这些字都有点费力。“这都是什么姓名……”张禹低声说道。“详细我也不太清楚,估量……应该是哪个民族的姓氏吧……”女司机说道。“这儿……是依照道家的奇门遁甲建成……就算是有什么灵位,也应该是道门中人……怎样会是这样……”张禹疑惑的嘀咕起来。他细心审察着供桌,供桌前还有一个香炉,不过里边的香早就燃尽。这些灵位上的姓名,底子就没有什么“赵钱孙李”之类的,全都是杂乱无章的姓氏,让人有些搞不明白。张禹琢磨了一会,说道:“我们到后边看看……”由于供桌之上,摆放的灵位真实太多,并且仍是错层罗列,所以底子看不到供桌后的状况。两个人绕过供桌,来到后边,果不其然,石壁下面现已被破开一个洞。“看来他们还真进去了……”张禹嘀咕道。“那我们要不要也进去……”女司机小声说道。“不论怎样,也是要进去瞧瞧的,我们走……”已然有现成的洞,张禹以为,曩昔看看也不妨。自己这次来,首要是为了寻觅华雨浓,如果说能跟华雨浓的人先行集合,也是可以的。张禹来到洞口,蹲下身子,钻了曩昔。曩昔之后,眼前一片漆黑,他又点了一张火符,“噗”地一声,火符化作一个火堆,照亮了周边的全部。这儿也是一条通道,通道很长,可以看出很远。几乎是同一时间,张禹又感觉到了一股阵法的气味,周边还传来丝丝阴冷,让人毛骨发寒。“嗯?”张禹顿时一怔,心中暗道:“这儿是一个阵法……”他匆促转过身子,看向背面的石门,这次一瞧,他的心头不由得一颤。本来,他的眼前,哪里有什么石门,放眼看去,居然仅仅一片漆黑。这档口,女司机从漆黑之中爬了出来,她站起身子,见张禹往她出来的当地看,也下意识的转过身子。她这一瞧,也不由得一怔,不由得说道:“这、这……这是怎样回事……门呢……”“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现在,如同是进到了一个阵法之中……”张禹说着,跨步像前面的漆黑走去。他这是想要看看,前面的漆黑中究竟有着什么。说来也怪,他分明点了一个火堆,火堆可以照亮死后的方位,可是眼前却一点亮光也没有。只走了两步,张禹就堕入一片漆黑之中,他匆促又点着火符,朝前面打去。“噗”地一声,火符点着,化作火球,但随即就堕入那无尽的漆黑中。这种感觉,就跟他刚刚进到漆黑之城的时分相同。“张先生……这儿好黑啊……”女司机的声响,在张禹的耳边响起。张禹知道,她必定也跟着走了过来,张禹一把捉住女司机的臂膀,说道:“我们退回去……”说完,他就向后后退,只退了三步,他就看到死后照射过来的亮光。可是前面,仍是无尽的漆黑。女司机显着有点慌了,严重地说道:“这、这又是什么当地……我……我怎样觉得有点冷……阴凉阴凉的……死后如同,还有冷风……如同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说这话的时分,她的身子都在哆嗦。不仅仅是她,其实张禹现在也有了显着的感觉。除了阵法的气味,这儿还充满着阴气,显得是那样的怪异、邪门。可是张禹毕竟要比女司机镇定的多,他平缓地说道:“我们这是堕入了一个阵法之中,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来之则安之……其实,我觉得这反而是一件功德……”“功德……为什么会是功德呢……”女司机不解地说道。“你想啊,进来这儿的人,必定都会被困住……想来,这其间必定包含你们的人,还有抓走华雨浓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碰到,但不论他们是否碰到,我想我们都有时机在这儿遇到他们……”张禹仔细地说道。“这个也是。”女司机连连允许。“好了,已然这儿是个阵法,那就必定有着阵眼,想要破阵,意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工作。我们走吧……”张禹说着,转过身子,看向前方。女司机伴随回身,借着亮光,二人可以看清前面的全部。张禹首先朝前走去,不论前面究竟有什么,他都深信,肯定是难不住自己的。两个人一路向前,走了一段间隔之后,离之前的火堆越来越远。现已看不清前面的状况,女司机掏出手电,开端照明。又走了能有一分钟,前面的地形忽然开阔,呈现了一个圆形的山腹。